新聞網

騎驢的大煒


發佈時間:2020-11-23 點擊:3856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個很大的國家,在老國王的治理下國家繁榮富強,人民安居樂業,士兵魁梧威猛。那一座座山川相連像剛浸出來的水墨畫,那一條條河流相通像舞廳裏播放的金曲。那花草、百獸,都展示着世間的美好。
  然而,隨着老國王的頭髮變少變白,王位的繼承人卻仍沒有人選。要是他有一個兒子該多好啊!這樣就能名正言順地接過他手中的權杖,可他只有一個乖巧的女兒。幸好女兒正值芳齡,樣貌可人,可以招一個駙馬,想到這,老國王的眉頭才舒展開來。
  這可真是個天大的事情呀!這條喜訊就像插上了隱形的翅膀一樣傳遍了大國的每一個角落,自然也傳到偏遠磨坊主兒子大煒的耳朵裏。他可是一個名副其實的窮小子,他拍了拍打滿補丁、粘滿白麪灰的褲子,眼裏閃出充滿抱負的光。
  這可能是他一生中唯一的轉折點了!他把這些年攢的金幣全都拿了出來,買了一匹剽悍的野驢、一身得體的衣服,還洗了一個像樣的澡。他開始幻想公主的樣貌,幻想成親後與她的日日夜夜,彷彿公主已經是他的了。他輾轉反側以至於毫無精力去工作,於是他索性不再工作,而是抽時間去健身,讓他原本肥碩的身材虛偽地增加幾個肌肉塊。
  選拔駙馬的日子終於到來了,他特意起了個大早,揣上所剩無幾的金幣和一點乾糧,騎着自己的野驢直奔皇宮而去。一路上他遇到太多競爭對手啦!有騎膘肥體壯的圈養豬的,有騎未成年的小痩馬的,他感覺都不如自己的大野驢猛。於是,他下驢時昂首挺胸地走在台階上,雖然他比周圍人都矮一頭,可他卻如鵝般伸長脖子增加自己的高度,襯托出自己的威儀。他還抬起高高的腿走路,結果從鞋子裏掉出不少麪粉。他姑且當成慶典時別人從兩旁揚起的白玫瑰吧。
  他和其他俊朗的男人終於見到了這秀色可餐的公主和老態龍鍾的國王。國王説東面的雙龍山裏有隻雙頭老鱉亂調河水,不僅沖毀莊稼,也危害了人民的生命安全。如果有人能把他的龜殼卸下來當滑板滑回來,並且在上面寫上“我愛公主”四個大字便立即召為駙馬。眾人一聽,拜別國王后便啓程去了雙龍山。
  他邊坐在驢背上邊想:這雙頭鱉可是出了名的難對付,不僅狡猾還貪財,如果貿然前進一定是沒命回來繼續磨面了。
  他突然想到一個好方法,便回磨坊擔了兩袋麪粉回來。果然,等他再來到雙龍山下時,已經死傷一片了,雙頭鱉就在山那片的大海里與其他男人對峙着。他擔着麪粉走近海邊發現這鱉居然一邊吃它屯的食物一邊用力拍浪試圖淹死他們。
  大煒突然靈機一動,把麪粉和石塊攪在一起,又偷偷放在它屯的食物旁邊。
  果然,一會兒雙頭鱉便好像喉嚨裏卡了些什麼,他知道機會來了,其他所有的男人都一擁而上,又被雙頭鱉拍倒在沙灘旁。大煒可是聰明得很,他把其他男人放在山腳下的金幣都偷了過來,又去別的地方找了個堅硬的鐵棍。他只管等兩敗俱傷時,再收拾雙頭鱉便可以了。他在沙灘上擺出一長排的金幣,從沙灘擺到山下的樹林。雙頭鱉哪忍得了這種誘惑,等它爬到最後拿到所有金幣,大煒神兵天降般從樹上跳了下來,一個直搗黃龍便掀翻了它的龜殼。
  大煒翻身上驢,一手提着鐵棍,一手拖着大龜殼,走在了回去的路上。夕陽照在大煒偉岸的背影上,英雄氣概油然而生,他自認為已經是英雄了,又何必要這功名利祿。
  他消失在黑暗中,從此江湖中又多了一個新的名號:騎驢挑鱉俠!作者:謝成煒

  分享:

相關新聞
 
網絡新聞投稿郵箱: netxu.wolfram.mom
山東科技大學新聞中心 版權所有